章國明×泰迪羅賓 40年電影熱血對談

2018-05-24

1979年香港經典電影《點指兵兵》,盛載着兩股熱血。

章國明從小熒幕躍上大銀幕擔任導演,泰迪羅賓(Teddy Robin)由第一代band仔轉為全方位電影人,身兼該電影的監製及演員之餘,還負責唱主題曲,當時票房大收逾400萬元,贏盡口碑。

這兩個心中有團火、拍起戲來廢寢忘食的男人,跨越本地樂壇和影壇的光輝盛世,見證香港電影業興衰,對於近年合拍片的潮流、電影界新人輩出的景象,各有感觸。

片場內外,章國明與Teddy都是一對活寶貝,聽他們興高采烈地分享40多年來演藝生涯苦與樂、如何與年輕一代共融及對電影的寄望,就如看他們的電影一樣:細膩中帶娛樂性和張力。

Image description 泰迪羅賓和章國明相識逾40年,對電影的熱忱多年不變。(吳楚勤攝)

兩人的緣分由8米厘說起,Teddy微笑說:「認識章導時,他16歲,我大約20歲,當時覺得他是天才。」

章國明自幼迷上影像世界,年輕時以8米厘攝影機製作不少「實驗性」短片。1973年參加香港學生聯會主辦的香港實驗電影比賽,贏得大會5個獎項中的3個,另外兩位得獎者是吳宇森及黃國兆。同年另一短片《異世之所》獲楚原導演賞識,改編為電影,令他嶄露頭角,被《中國學生周報》編輯陸離封他做神童。

「因為當時石琪和吳宇森拍的都是黑白6米厘,無聲的,觀眾要安靜地看。陸離看過我的8米厘短片,彩色又有聲,嚇了一跳,就稱我神童。」章國明解釋。

Image description 章國明(前排左一)、Teddy(後排左二)與一眾《點指兵兵》演員合照。(章國明圖片)

大明星找上門

Teddy看過陸離的文章,覺得章國明很棒,於是想盡辦法聯絡陸離,取得章國明電話,更親自拜訪他,拜他為師學習8米厘。章國明回想時說:「真是嚇死我,當時我只是小朋友,他是superstar,感覺似Pretty Woman(《風月俏佳人》)裏的Julia Roberts,忽然有大明星來我家門口敲門,周圍街坊哄動,幾開心。」

原來章導是Teddy的粉絲,他興奮地說:「青春期我聽他的歌長大,在那個年代,揸住結他就有女仔走過來,記得家姐男朋友玩band,每逢他夾band,我就跟着出去,幫手拿結他、拿鼓,好型。」

Teddy是band友出身,擅長唱歌作曲,六十年代帶領樂隊Teddy Robin and the Playboys,頭髮披肩、穿着牛仔褲和皮靴的形象,紅極一時。「我們紅得太早、太快,未對女仔有興趣就已經玩band,當時去到哪兒粉絲都瘋狂尖叫,根本不用哨子。」Teddy指父母要搵食,沒特別理會或阻止他玩音樂。當紅時無綫未出現,他就參與麗的映聲音樂節目Soundbite 66,有天製作人Mark Chan跟他說:「花無百日紅,唱歌不可以唱一世;唱片賣得,不代表永遠都賣得。」

儘管享受夾band日子,Teddy決定見好就收,後赴外國流浪。「1974年離開,因為在香港玩音樂已到頂,想見識這個世界。」直至七十年代末他回港成為全方位電影人,擔任監製、導演、配樂和演員。2010年憑《打擂台》獲第30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配角和最佳配樂,迎來事業高峰,但原來他曾推過該角色兩次。

「這45年來最不開心的是,當香港電影走向下坡,我(的事業)跟着走下坡。我有約十一二年沒拍長片,就搞電影配樂,雖然不是賺大錢,但生活不成問題。幸運的是音樂一直保持水準,多次獲金像獎提名。我對自己有要求,不希望(音樂與電影)是一個搵食工具。在我沒做導演、監製時,有人找我演戲,他們都要求我做同一類角色,我不是靠他們開飯,於是推辭,但一推就沒有人再找你,只有年輕人找你。《打擂台》本來是音樂片,後來變成打功夫,主題沒變,都是老鬼有火,他們覺得我有火。」

Image description 今年香港金像獎頒獎禮,章國明(右二)與一班新浪潮導演齊齊亮相舞台,分享電影趣事。(ViuTv圖片)

輪流編寫劇本

Teddy喜歡與年輕人為伍,打成一片。「他們喜歡我,跟我很老友,和年輕人合作沒問題,我又爛口,人又直,有話直說,因為自幼在球場長大,最早期在電台做播音員,踢兩個鐘波才上電台,那時我要站在椅子上,才能對着咪講話,訓練有素。」相比之下,章導較斯文,不講粗口,當年他和Teddy合作《點指兵兵》時,還是新人。跟許多新浪潮導演一樣,章國明在電視台工作,累積經驗,然後躍身大銀幕。

Teddy的強項是音樂,本來和章國明構思拍一套音樂片,但覺得這類型的電影沒有戲劇衝突,而章國明在電視台浸淫數年,拍過CID這類警察故事,認識不少差人朋友,於是轉題材拍警匪片。Teddy提起《點指兵兵》籌備過程,一臉緬懷地說:「當年我跟章國明、兩個高手好似打麻將坐在四方枱,一人寫一場戲,好玩之處是寫完交給下一個,大家輪流給意見,再接着寫,我們用了3日時間就完成劇本。現在想起都很回味,因為之後沒有再試過這樣玩。」

警匪片在電影業有捧場客,章國明那時初登銀幕,票房勁收超過400萬元,贏盡口碑,既有槍林彈雨的緊湊橋段,亦有兵捉賊變賊捉兵的有趣情節。他笑說:「我是漫畫迷,很喜歡日本漫畫家望月三起也的名作《七金剛》,他的連環圖很有電影感,我在入面偷了很多橋。記得在日本與他會面,很開心,還有蔡瀾幫我翻譯。」

回想電影歲月,兩人不約而同表示最難忘通宵達旦寫劇本。Teddy回憶:「新藝城時期有『奮鬥房』,一個好細的房間,門口寫住『奮鬥』兩字,由黃百鳴負責執筆,我們負責度橋。」章國明在奮鬥房度過不少凌晨開工的日子,辛苦但回味。

沒看中周星馳

工作關係,Teddy習慣清晨才睡。「拍電影後,(聲線)沒以前那麼好,唱歌興趣減弱了,我一向不認為自己是幕前的人,唱歌成名是一個意外,經歷過最好的年代,見好就收。而且科技日新月異,我有少少電腦盲,我有創作,也愛跟年輕人合作,他們電腦叻,補我不足。如果他們有創意,好的東西我都會用,我相信天才論,喜歡一些在我面前爆出火花的人。」

他愛發掘年輕人,除了章國明,外界一直說是他提攜劉德華,他謙稱:「給我太多credit,第一眼見華仔咁靚仔,我只是叫他casting,導演說他有baby fat,做第二男主角,成為他第一部戲,不是我幫他,而是他條件夠。世界輪流轉,之後《打擂台》他變成我的老闆。」Teddy笑稱:「有眼光未必中,周星馳就看不出,他紅了才知這麼厲害,可能因為我沒有看《430穿梭機》。」相反,章國明看過《430穿梭機》,找來了張國強演出《點指兵兵》。

章國明成名後,為了給家人安穩生活,轉到廉政公署工作10多年,避過很多風浪,幾年前退休重投電影界。他表示:「以前拍戲,除了創作,也要養妻活兒,現在生活安定,故事要做得好才會拍,奇連依士活都做到88歲,我不心急,亦不擔心沒有體力,只擔心拍不到好戲。」他認為最重要是積極,不斷學習新事物和技術。

Image description 泰迪羅賓(右一)去年和曾志偉、黃百鳴、施南生一起出席台灣金馬獎頒獎典禮。(中新社圖片)

香港電影不死

今年他更與一班久未露面的新浪潮導演如許鞍華、徐克、嚴浩等齊齊亮相金像獎頒獎禮,他和Teddy一樣對電影的熱忱不變,對於電影圈,兩人寄語年輕人,堅持和忠於自己。

「我多數潑冷水,這一行競爭太大,很多時候努力都得不到任何回報,拍了一部戲後很久都沒第二部。香港市場細,內地市場大,超過70%香港電影人已北上發展,香港最大價值是兵工廠,現在有網上電影、劇集,年輕人可以當作練習場地,別遷就市場,要拍自己喜歡的作品,例如黃進(《一念無明》導演)成功了,雖然沒有入大陸,但有迴響,我從來不覺得電影會死。」Teddy樂觀地說。

章國明同意香港電影仍有生機,特別是數碼年代,器材先進,拍戲比從前容易。「例如《十年》,用一部相機便能拍一部電影,成本只是50萬。視乎你的目標,如果想祖國十幾億人看,就難些。但普通一部戲就不難……」他指一指攝影師再說:「拿着一部機就拍到。」

對於科技發展到尖端智能,會否取代人的創作?章國明鬼馬回應:「我老婆始終是人。」

Image description 年輕時Teddy(右)曾長髮披肩,形象前衞,章國明(左)是他的粉絲。(章國明圖片)

泰迪羅賓小檔案

真名:關維鵬

家庭狀況:已婚,育有一子一女

電影作品:《打擂台》、《狄仁傑之通天帝國》、《東風破》等

主要獎項:憑《打擂台》獲得第30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配角獎及最佳配樂獎、2011年「CASH音樂成就大獎」等

Image description 泰迪羅賓

章國明小檔案

家庭狀況: 與太太袁煥玉育有一女章彥琦

電影作品:《點指兵兵》、《邊緣人》、《星際鈍胎》等

主要獎項:1982年憑《邊緣人》獲得金馬獎最佳導演獎

Image description 章國明

撰文:林艷虹

[email protected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