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翠絲》袁富華:戲是滲出來 不是演出來

2018-11-13

袁富華(Ben)是資深話劇演員,他參演過的電影角色,有《喜劇之王》大嚷「你唔係外賣仔」的大賊,也有《樹大招風》以花瓶賄賂的陳科,但這些角色,都不能跟他在新片《翠絲》中演「本是女嬌娥,偏生作男兒漢」的粵劇老乾旦「打鈴哥」相比。

「戲要滲出來,不是演出來。」憑角色獲金馬獎最佳男配角提名的袁富華說。

text & Photography by 何兆彬
Hair & Make up by 黃德燕@SandyImage

Image description 資深舞台劇演員袁富華(Ben)


如癡如醉
「多年前,我媽咪帶我去看《橫街窄巷》──一齣本來是TVB電視再改編成的舞台劇,好犀利!我看得如癡如醉。」袁富華(Ben)直不知那表演叫「話劇」。他家境清貧,父親是苦力──雙親都不大識字,中五後他出來工作,巧合地Ben又看見一次話劇表演,再次挑起多年前在他內心埋下的那條演戲種子,他先在工餘參加劇社,後來朋友着他一試,考進了全職劇社,開始了他的藝術生命,他簡單介紹自己覆歷:「我83-84 中學畢業,最初參與話劇是在納悶時看到有藝臻劇社,就試着去做下,又有戲做!其實看戲的都是演員的朋友,那是類似社區福利中心的機構。後來搬了入沙田,日間我在船務公司工作,生活穩定,收工就去沙田話劇團排戲。」

他在88-98年考到中英劇團工作,開始了全職演員的生涯,「中間我也離開過,到了98年我離開過,02年又再回去工作。」談出身,Ben常會提到資深演員/導演李鎮州,「最初只是業餘玩玩,我是到了後來看到李鎮洲,才見識到一個專業劇團原來技藝咁高,後來他們(中英)聘演員,朋友叫我不如試下,也沒想過他會聘請我。我還記得,當年我本來在灣仔華潤大廈工作,吃午飯時我自己拿申請信過去。

Image description 袁富華在《翠絲》中演「本是女嬌娥,偏生作男兒漢」的粵劇老乾旦「打鈴哥」。

Image description 《樹大招風》演陳科,用花樽來行賄最為經典。(網上圖片)

Image description 周星馳《喜劇之王》1999演大賊,一句「你唔係外賣仔!」常被網民翻出來玩。(網上圖片)

劇場看到人善良不善良
「面試時,藝術總監沒有叫我演戲,而是要你玩遊戲。他在觀察你,看你是不是夠Open,古惑不古惑。藉着遊戲,你會看到一個人的真性情。我當時好盡情玩,拋波就拋波,嗌人名就拋給他。我之前有見過這一套,但領略不了裡面是甚麼。它的好處,是不會硬性的答案給你,你是甚麼人就會體會甚麼。」

現在我做導演,也不叫演員演給我看,因為那些大家都準備好了,他會想既然你要演他的東西,自然會掩藏一些不想讓你看到的東西。玩遊戲最好,我會這樣想。」他說:「電影導演也會這樣:Audition前跟你埋來談好久,然後一開始,演員突然變成了另一個人,那導演就知道他是甚麼人了。

「劇場是看到一個人善良不善良的一個好重要指標,『扯你都無心做嘅!』『扯,你溝女嘅啫!』好容易㗎!劇場好容易見到一個人的本質。你想做明星?你留不下來在劇場的;你心地不善良?也留不下來好耐,因為它滿足不了你。你得到的,都好平凡。但那喜樂,完全不是物質上的。」袁富華(Ben哥)談到劇場話就多了,「你問我點解咁鍾意,其實我是慢慢領略回來的。我會想,能做一輩子我就好開心,那怕是不是名成利就。做劇場其實好辛苦、好窮,搵朝唔得晏,你試想想,有幾人能名成利就?」
由當初只讀到中五程度,到在劇場工作一邊進修,修讀碩士課程(導演),Ben今天也在演藝學院教授演戲。他說演電影、劇場核心其實一樣,但分別只是鏡頭的運用,電影分Wide Shot、Medium Shot、Tight Shot、超Tight Shot,你要知道用身體那部分去演。在舞台上,你要自己去分鏡頭。現在形體劇場多,你怎行出來焦點已有所不同了。那是鏡頭上的選擇,但你要先搞好自己裡面,無論你用什麼技巧,你個心唔正,做乜都唔正,技巧幾好都無用。」

Image description 袁富華在戲中,既有男裝又有女裝。

演《翠絲》,死就死!
其實Ben哥也迷電影,但演出沒有很多,令人記得演員名字的就更少,「主動搵機會要有實力,這是際遇,也是你性格影響。我不是主動的人,不如就恰如其份。」他演的角色,影迷談起來都會記得,但又未去到角色紅及演員的程度,「這是我優點,也是我缺點。你也看過我演出電影,但例如《竊聽風雲》系列,大家都記得地主會,又例如《樹大招風》的陳科,大家都有印象,但不會去找他的名字,因為他恰如其份,不會搶戲。其實這樣好,但這對演員來說是不是優點?」他抒一口氣說:「這也不是什麼大損失,我不就是成功了嗎?做好角色,你只見到角色,但見不到演員。」

《翠絲》率先跑出的不是主角姜皓文,而是已提名金馬獎最佳男配角的Ben哥。很多人看罷電影都搜索袁富華到底是何方神聖,戲中演主角「雄哥」少年時在茶樓相識,一個身為男兒身,本是女嬌娥的「打鈴哥」。「打鈴哥」是從小習粵劇的老乾旦,這角色要舉手投足都有粵劇做手訓練,且外陽內陰,Ben哥想過推演,「我常強調運氣。因為這次我遇到很好的對手、很好的Crew,導演好,監製舒琪先生也好好!是他力排眾議的找我的,因為是拍電影,為何不找一個唱到子喉的男生花旦去演,而要找我呢?舒生說,因為相信我是用心去演,既然他這樣一講,那要死就死吧。」

Ben哥說戲不是演出來的,而是要滲出來,「我花了幾個月時間,慢慢去培養這個花旦氣質,不只是演。因為老實說,要我唱粵劇是不行的,人家由細做到大,不是你要做就做,我只能惡補,但幸好舞台的訓練我很多。身體的鍛練只需落苦功,但最難是怎樣行入去個心,將氣質滲出來,而不是演出來。」為了角色,要做的功課不少,「找女性去聊,找同性戀的朋友聊,聽他們講心態,電影公司也提供跨性別的朋友讓我跟他們談談。我要理解他們的心態,他們喜歡什麼、他們的處境,我要切身處地,有同理心去理解,感受他們為了什麼事開心,為了什麼事不開心,有什麼壓力。」

「每一次角色都會用不同的方法準備,讓我走進角色,這是演員要做的功課,做好了角色才會滲出來。否則你只能好稜角的去演。」他說。

Image description 袁富華飾「打鈴哥」是粵劇老乾旦,雄哥太太(惠英紅飾)是粵劇票友。粵劇令相隔幾十年的二個「本是女嬌娥,偏生作男兒漢」,再次相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