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人物】蜘蛛達人黃志俊:蜘蛛俠如果從屁股噴絲會好核突

2019-10-30

黃志俊(Dickson),喜歡觀察蜘蛛,但他在野外一向不留任何蛛絲馬跡。

在森林翻葉摸石,他從來不戴手套不塗防曬也不噴蚊怕水,因他認為要「公平接觸」,譬如說「防曬乳可白化石珊瑚」。就算見到有毒的蜘蛛,他也不會戴手套去觸摸牠們,他從未被蜘蛛咬傷過。

除了大自然的蜘蛛,黃志俊亦喜歡看電影中的蜘蛛俠,但從中也看到電影公司為了營造美感,蜘蛛俠出現不少違反蜘蛛本性的動作,最搞笑莫過於「沒有蜘蛛用手腕噴絲,牠們主要是用屁股(腹部後端)噴絲的」。倒是《西遊記》的蜘蛛精如藍潔瑛以口吐絲更貼近現實,「小部分蜘蛛可用頭胸吐絲,例如花皮蛛。」

黃志俊在荃灣工作,所以我們約在千色店附近的公園碰面。好彩的話,或者會抓到一隻蜘蛛來拍攝。不過,他說沙士及禽流感過後,公園以漂白水洗得極之乾淨,連小昆蟲和小動物都減少了。找了近10分鐘,總算見到一隻球蛛,牠微小得如一粒灰塵,他把牠放在手指頭不足一秒,牠已像隱者般逃去無蹤。「球蛛因身體圓碌碌而得名!」他解釋。

再找了一會兒,也只見到小量蜘蛛網,於是記者和他去到公園對面的咖啡室做訪問。

「世界上的昆蟲數量跌得很厲害,由農業工業化,以至人類使用過量化學用品做清潔,一一都有關係。這也影響蜘蛛的生態,因牠們以吃昆蟲維生。公園原本是一個讓人接觸大自然的地方,但過度清潔,就扼殺不單害蟲而是所有動物的生存空間。漂白水1比99?但我聞到的味道, 肯定漂白水的份量超過這比例!」他皺眉說,「細菌也有益菌,唔使乜都消毒嘅。」

Image description 除了大自然的蜘蛛,黃志俊亦喜歡看電影中的蜘蛛俠。(吳楚勤攝)

「公平接觸」原則

翻山越嶺,他奉行「公平接觸」原則,不戴手套、不塗防曬、不噴防蚊水──他說已習慣被蚊叮,會撐雨傘及穿長袖衣服防曬,盡量少用化學品,不戴手套是令自己不要什麼都摸,若某東西有刺就不要去觸摸。

在超級英雄電影,蜘蛛俠因被蜘蛛咬傷而得到超能力。

但蜘蛛俠的噴絲方法,有沒有違反蜘蛛的生理構造呢?

「蜘蛛俠用手腕噴絲,但其實蜘蛛只在頭胸及腹部吐絲──當然,若蜘蛛俠以屁股噴絲,應該會很核突,完全破壞一個英雄的形象!」他大笑。

因此,《西遊記》的蜘蛛精如藍潔瑛以口吐絲更貼近現實?

「是的。」他點點頭笑道。「另外,蜘蛛俠噴絲時經常違反地心吸力,把絲向上噴或以斜角度向上噴,但其實蜘蛛絲只能把絲吊下自己或以U形噴出──後者方式還要等風吹來時才做到。然而,蜘蛛俠的噴法梗係型!」

蜘蛛俠亦常常左右交叉瘋狂噴絲,令他極速前進,又有沒有可能?

黃志俊聽後笑了出來猛搖頭,「咁講可能令到大家好失望!」

那麼,人類被蜘蛛咬後有沒有可能變種呢?

「這牽涉到基因改造,我諗係好難發生的。」他以保留的口吻說道。

全世界最毒的蜘蛛是哪個品種?

「澳洲的蜘蛛有些很毒,例如黑寡婦,毒液可置人於死地。此外,花皮蛛體型細小,胸腹(不計8條腿)長度少於1cm,毒液亦很少,但研究人員發現毒液濃度超高,若注入人體同樣可致命──花皮蛛在香港都有,甚至可能在家居出現!我以前住村屋就見過!」望着記者驚恐的表情,他即安慰道:「但其實蜘蛛跌在你身上,很多時牠們會立刻逃跑,我們不是牠們的天敵。」

Image description 狼蛛原來充滿母愛,有抱卵(腹部的粒狀物體)習性。(黃志俊攝)

蜘蛛也有慈母

他心中最漂亮的蜘蛛是哪種?

他提到顏色鮮艷得像民族圖騰的玉翠蛛,以及眼睛超大的布氏艷蛛。「玉翠蛛求偶時會跳舞,雄雌都會跳舞,牠們這時揮動一對腳,很有趣。」他用手機展示在郊外拍攝到的一隻玉翠蛛跳舞片段。

蜘蛛通常是以獨行俠的姿態出現?

「是,其實當牠們一出世後,都要盡快離開那個地方,因牠們會同類相食。」是不是所有蜘蛛都會同類相食?他停了兩秒後答道:「是,雖然很多人認為牠們自殘,但這也是生存方式,因若不夠食物會攬住一齊死,倒不如汰弱留強,讓強者生存下來。」而且,牠們的繁殖量夠多?「是!」他再點點頭。

「有時當雄雌交配後,雌蛛吃掉雄蛛,這也是為了讓雌蛛有能量生育,於是雄蛛就壯烈犧牲。」他嘆口氣說。

人類常以「黑寡婦」這種蜘蛛來形容蛇蠍心腸的女人,但黃志俊說蜘蛛也有充滿母愛的一面。「雖然蜘蛛是獨行俠,大多生完孩子就不顧而去,但也有例外。有些蜘蛛有抱卵的習性,如幽靈蛛媽媽會咬着牠的卵,這段時間約一個月,直至牠們出世前,這位媽媽都不能吃東西。狼蛛則除了抱卵,在孩子出世後,牠更會揹着孩子周圍走,直至孩子退殼才讓牠們離開。此外,亦有一些母蛛在孩子出世後,讓孩子吃掉自己,增加孩子的生存機會!」

有瘋狂科學家發現蜘蛛絲韌性十足,想到將蜘蛛與羊的基因混合,形成一隻能產「蜘蛛絲奶」的科學怪「羊」,科學家希望透過羊奶提取蜘蛛絲,作為紡織品用途。但他說實驗是失敗的,「蜘蛛絲由液體變固態,是靠拉出來的方式,什麼力度與方向都是關鍵元素,形成不同程度的黏性、彈性、韌力。」

Image description 黃志俊(左一)經常帶領學生或市民回歸自然看野生動物。(受訪者圖片)

童年已通山跑

黃志俊的正職是可觀自然教育中心暨天文館的導師,該中心由嗇色園興辦。他說其學生遍及全港,因所有DSE學生若修生物科都會來跟他上幾堂課。他會帶他們到野外考察。

他亦在「旅行家」的生態旅遊專業培訓中心擔當兼職導師,這課程的對象是普羅大眾。動物也有分早晚更出沒,而為了規劃晚間活動,他經常獨自一人上山視察路線,他說從未遇過動物襲擊,「在野外, 最可怕的仍然是人。」他意味深長地說。

黃志俊小時候住在荃灣木屋區,自言童年已「通山跑」,甚至一度以虐待動物為樂,「所以而家咪要還債囉!」他大笑。

問他做過最殘忍的是什麼事?

「我們試過綁住一些金龜子(甲蟲類)的頸,把牠們當風箏吹。我也試過捉老鼠後,用萬能膠黏着牠們,再用火燒死牠們……」他坦言,「那時我是小學生,現在回想當然覺得好變態。」

未投身教育之前,他在商界從事環保顧問工作,一次迪士尼樂園填海事件,令他心灰意冷,從此離開顧問界。

話說大學畢業不久,他在一間獨立顧問公司任職,該公司受政府委託研究興建迪士尼樂園的相關填海工程。「我是海洋生物學家,負責監察海洋生態。但我見到某一項工程會令沙泥蓋着一些珊瑚,我認為這挖泥工程要停止,但我的上司叫我想辦法,不要把事情搞大……」

「我剛畢業出來做事,我認為不合理,於是直接繞過上司跟漁護署的官員講此事。後來此事牽連甚廣,令政府要開跨部門會議,暫停了這工程。」在未入職前,他以為獨立顧問真的很獨立,但現實不是想像那麼美好,「於是,我就劈炮唔撈。」他指,跟該女上司爭執時,還令對方哭了。

他說工程最終仍有進行,「但聽說用了一些方法去減少對海洋的破壞。」

黃志俊與太太育有一子一女,女兒在讀初中,兒子是小學生。

他說兒子較喜歡跟他到郊外探索。

Image description 黃志俊小時候已喜歡大自然,長大後他成為中大環境科學(海洋生物)碩士。(受訪者圖片)

黃志俊小檔案

職業:可觀自然教育中心暨天文館導師

學歷:中文大學環境科學(海洋生物)碩士

職銜:已婚,與妻育有一子一女

撰文 : 譚淑美

[email protected]

Image description 黃志俊和太太育有一子一女,他說兒子較有興趣跟他到郊外探索。(受訪者圖片)

Image description 他喜愛海洋,圖為其潛水時的英姿。(受訪者圖片)